我总是爱这么流水。帐着。

昨天,剪了头发。剪得甚至短过一年前。像就想要剪掉所有思绪一样的狠心彻底。

然后,跑去跟你炫耀。说,”看吧,我再不会把被风吹起的头发,当做你轻拍我的肩膀。“

两个周末没车生活。像断了脚似的。哪儿都不想去。其实,是因为下雨。

image仿佛那个夏天过了。我再没任何动力。

乐乐有 23 斤了。可是今天早上,他又不乖了。

我要去帮乐乐办户口了内。

乐乐超级怕金莉门口大笼子里面那两只成年萨摩的。

我多想告诉他。他们跟原来的可乐哥哥长得好像。

我多想告诉他。这个笼子里原来一直关着一个大白熊哥哥。

长得比他们还要庞大。叫声比他们还有气势呢。可是后来。他生病了。

阿喵昨天又把自己装进一个袋子里面了。

今天早上我肚子痛痛得要死。痛到爬起来。倒下。爬起来。倒下。

上海下了好几天的雨了。据说,这一个礼拜,一整个礼拜。都要下雨。怎么可以这样。

我总是爱这么流水帐着。仿佛不跟你以某种方式说点什么。

就像今天还没开始。或者昨天还没法子结束一样。

咱家最近又有新真扯

经济不好了,“每家”自有“每家”的应付方法。大排量消费税+燃油税。两个东西在脑袋里折腾折腾,好半天都没折腾出个所以然来。国际油价一路看跌直到跌倒40以下的时候,咱家油价纹丝未动,到了年根咱们真腐终于在燃油税真扯也出台了以后,点头国内油价的下跌了。反正跌了半天,再加上那税~ 倒也没觉得啥~

倒是没过多久咱家又有新真扯了,松绑二套房贷了?!我给那些在新闻标题二套房贷“利好”的利好上加引号的媒体鞠一躬。经济不好了,二套房贷、营业税松绑了,咱们真腐又想着法的琢磨老百姓口袋里那点小钱了,话说有多少小老百姓们在这个时候掏钱出来二套房?话说这松绑还是有条件的,把条件放在眼前,再看松绑真扯,啥跟啥~ 真腐还不如给银行吃点定心丸~ 管它第几套房贷,肯放贷才是王道~

【休闲推荐】艺林盲人按摩

推荐艺林盲人按摩。两家分店,一家在南丹路(应该是那个很大的安利对面位置,安利隔壁小弄堂可以免费停车,只是车位空间较小车位较紧张而已)。一家在浦东瑞吉红塔底楼了。最好电话预约,师傅们还是比较抢手的。预约电话和具体地址这会儿不在手边,大家自己个百度谷歌下了~

我想我有时候身上纠结了太多白天吸取的这个城市的怨气,需要师傅们帮帮忙的。

午夜了,安静了。一切都沉淀了。思绪也好,思念也好;情绪也好,情感也好。

白天纠结的,晚上盼就能挣脱了。日里纠缠的,夜里盼总能安静了。

一切,总在不言中;一切,总沉寂在心里,暗暗地…不是我听不到,是世界太嘈杂,你没看到我的呼喊~

那一年,我们正年轻…

路灯下 窗外,对过学校篮球场上还此起彼伏的忙碌着。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篮球撞击篮板的声音…思绪撞击我心灵的声音。我承认,今夜,我无眠…

不知道怎地让我想到了我的大学生活,反正就是想到了,反正就是再释不了怀了一次,反正就是又想起了一次,反正就是…

这次,我想到的是那年夏天,非典渐渐过去的日子里,学校旁边一个叫冠军酒店的地方,我们参加着一种有个俗气名的活动——散伙饭。我承认,那个季节,我在逃避。我逃避混了四年才为那么一次能穿着学士服的机会,我逃避那个拍毕业集体留念的机会,但却没能说服自己连这俗气的散伙饭也一起逃了。是额,也许鬼使神差,也许就是生命中注定必定要发生的事情。一整晚坐在隔壁的 JXC 反而让我释怀,至少没想象中的如此介意。游走在大家的眼神中,游走在所有的杯光交错间,游走于所有的谈笑风生之中。有些谈话,只是故事的开始;有些谈话,像是故事仅仅画上一个休止符;有些谈话,意味着故事的结束。有人早早倒下,有人活跃到最后,像每次我们组织起来的集体活动一样,剩下最后的那少数人们,确定了最后的目的地——统领保龄球馆+统领 KTV。说来搞笑,这两个地方无一幸免,就在我还住在金谷园的期间,一一拆除或者关门大吉了。或许,那只是给这个城市里的一些故事画上个句号而已。

facing the sea, facing the love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或许是兴奋的过头,吹着夜里微凉的风,我突然感觉到你温热的大手一把用力的牵起我,牢牢地抓住就没再放松过,而我不知道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温热震惊了还是怎样,竟也没有挣脱。从学校走到统领的距离,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你牵着我自然地掉到了队伍的最后。一路上,我不记得我们有没有说话,或者说了什么。哦大概,你应该跟我说了好多,大概是你闷了四年的话。我只记得,走到统领门口前,你自然的松开了我的手,而我的手,已经满是汗水。而这一牵手,变成了第一次,唯一的一次,我想应该也是最后一次了。

海岸边思绪飘回到大一那年回来的第一个寒假,我收到了你从青岛海边带回来的好多小礼物,小贝壳做的,小珍珠做的,总之都有你身上神秘的海洋味道。对了,散伙饭那晚的那一路,你大概讲给我听,你整个寒假都在想要怎么跟我说。

年少时候,真好。那一年,我们年少无知;那一年,我们年少癫狂;那一年,我们青春正年少;那一年,年轻着真好。而我像翻阅旧照片一样地,回想这一个个过往。老照片每每翻阅一次,就泛黄许多… 可能,有些话,我们只是想说出来而已。可能有些话,我们一辈子都想着要怎么说出来。可能有些话,你无意中说起的,却让我怀念一整个辈子。可能…故事,其实还没来得及开始,便在这里匆匆结束了。

那些飘着雨的季节,也许应该把你再想起… 那一年,我们正年轻…

可乐 — 我们一生的惦记

从今天的凌晨接到朋友泣不成声地电话开始发生的所有事情,对于现在的我都还像一场梦。一切来得太突然,让我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可乐最后被诊断为脊椎错位/骨折。被那个无良的人在小区里70码的车速压过了身形超级大浑身洁白蓬毛的可乐的下半身。是瞎了还是睡了或是醉了?那只硕大的在月光下都纯白的光鲜的可乐,怎么就没让一个灯火通明的小区里的一位无良驾驶员清醒,放慢脚下的油门呢?

本来我们每个人都抱着希望,没有看到血总以为是好的。却全然没有理会医生在说什么,内脏出血、骨折、脊椎损伤这些词全然与当时的我们无关。我们也全然没有发现躺在操作台上的乐乐总在挣扎的上半身,而下半身已经完全没法动弹了。。。微笑天使萨摩耶么,而乐乐从小就会笑,从小从来没有动过嘴,从来没有凶过任何人。却从小都被别人欺负。

阅读这篇文章的其余部分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今天也不知怎么了,不对,这样讲很不公平~ 今天我明明就知道怎么了~

但是我仍然想试着让周遭的人都感觉不到任何变化,继续继续着他们各自的快乐~

可是我发现这次~,我似乎无能为力了。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这里不再是我宣泄的地方~或说不再是我唯一宣泄情绪的地方

可是我似乎还是有80%的情绪内容~没有在外界以任何事实存在着~

它们哪里去了呢? 回过头~自己还在么? 果然,人会如此容易的迷失么?

Dream1真的在为自己喜欢的事情努力着么? 

我越来越讨厌上海了,

上海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你如此rainy的季节,让我觉得很恶心!!!

我越来越讨厌自己了,

hey,you,我有没有告诉过你:

你自己就快消失不见了~~

这些天忙乱着什么? 我们每个人可能都需要调节情绪~

有些事情,来得突然~反而让我们开始注意它~

开始反省自己可能没有为此而绝对不会去注意的事情~

我该继续沿着背后太阳投射出的自己的影子继续一路走下去么?

雪雨

下了三天雪的上海一点都让人开心不起来,早上透过掩着雪的前车窗看出去,肮脏的上海的铺着湿嗒嗒的非水非雪的物体的道路,阴暗的天空,脑袋里只有后天的图像,冷幽幽的,暗幽幽的。

说不出是雨是雪的东西,让人难过。

阴霾

还好如此的天气,否则甚至怀疑自己从来没有机会好好端详。
阴霾原来就是如此,上海的清晨依然忙碌,自己似乎不太协调。
清醒的意识,轻松的感觉,轻快的步伐。
你告诉别人你曾经伤得有多深,大概也是在告诉人们你曾经爱的有多真;
你越是要躲,就越是发现躲不掉;
你越是怀念那些快乐的,就越是证明你还留恋着;
你越是时常想起那些不愉快的,就越是说明你早不在乎。
阴霾,如果能擦去你的泪痕的是我的双手,然后用我这双手,
狠狠地揍那个 CHOU 男人…!!!
要是 我爱你 一句话就说的清楚地 还是一切不用说就已经说明
不要舍不得放手 逼自己相信自己就是没有退路

雪花融了/雨都是假的

熱了好久了的上海的天氣~今天終于下起大雨了~雪花要融了~不過還是感覺熱~

到底是雨还是融了的雪?还是为了雨而融化的雪~

有人說雨都是假的~爲什麽呢?如果連雨都是假的~那到底什麽是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