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

SUMMER

转眼间夏天就来到了。

 

从某一天开始。

我耳朵外面的世界就跟我隔绝了。

 

有天夜半。我梦见。

旋转木马里面,住着一位小公主。

 

人们还以为。

无论发生过什么事情。

只要站起身。别转头。

拍拍身上的风尘。就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看见过。所有。爱的可能。

我。看见过。所有。不爱的可能。

夜。

Death

眼泪不停不停的要流出来。

什么也做不了。

没法有一刻停下来的闲暇。

香烟不离手。思绪不回头。

每次清醒过来。天都黑了。

我到底经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

再也不会有人知道。

那个微笑的自己。

让自己感觉很陌生。

生生世世,我都抱着时间的钟。

在等待。

我一直,躺在时间的铁轨上。

在等待。等待死亡。像归期。

若有来生。我。还要做我自己。

跟你在开满彼岸花的荆棘路上。

交错。

苦。

生。
离。
死。
别。
生。
老。
病。
死。
爱别离。
怨长久。
求不得。
放不下。
痛苦。有多苦。

换个时代在一起。

就突然想到我写 彼岸花

就突然想到要听 命硬

就突然想到 花叶永不相见 。

就突然想到  换个时代在一起 。

不是被捉弄。是被玩弄。

被命运。

太邪恶了。

CJSH 太邪恶了。

太久太久没用 Writer 了。

竟然完全不会设置。

如果不是 Picturepan2 老师帮忙。

我看我这辈子再也不会用 Writer 了我看。

只是比划一下而已。

炫耀下我 邪恶的标题 和 邪恶的图片地址 。

太邪恶了。

心情。怎样。

今天下午阳光很好。

打完一个长长的电话。回到座位。

喝完一杯苦苦的咖啡。

我竟然找不到一首歌。适合这个时候的心情。

原来只是天气好,而已。

心情,竟然不是快乐的。也说不上。是什么。

杯具。

亲爱的,你。心情,怎样。

陪你到世界的终结。

最无奈的时候,才能看到真实的自己。
就是无论再怎么逃避。也逃不开心里的某个纠结。
 我们总以某种方式,陪伴着对方的心灵。
直到,世界的终结。
那种感觉。好温暖好温暖。
温暖,有时候是种很奥妙的感觉。
手心小心翼翼地捧着一小盆正在萌芽的种子晒台阳的时候。
阿咪每晚不肯早睡调皮的走来走去最后都会回来我臂弯同一姿势睡下的时候。
我没法分辨,那种感觉。
到底是一次呼吸,一个眼神,一个接触。
还是一种猜测,一种体会。
哪怕只是一种温暖的感觉。
也陪我到世界的终结。

安。

多少次,我以为。
一抬头,就见到你。
多少次,我以为。
一回头,就见到你。
多少次,我以为。
再也见不到你。

多少次,我想说。
我决定了。
只是这样。

恋恋风尘。

在相信爱情的年纪,
有人在我耳边说承诺。
我都相信了。
只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再不相信诺言的年纪,
有人说那是爱情。
我还该相信么。

太多时候,
我习惯聆听,不善表达。
别责怪我。
我只是停不下来。
疲惫的是自己的心。
再也活不过来,
才好。

死去逝去,
才看不到世间的丑陋。
才会安心。

天使。

我说。我看到了天使。
可是天使有双黑色的翅膀。
天使张开翅膀,
便好像可以包容整个天空。
只要我们还有信赖,
天使便一直一直得给我们呵护。
直到,我在那双翅膀里。
失去生命的力量。